教师发展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教师发展>教师随笔教师随笔

追逐阳光铸师魂

日期:2013-05-22   责编:   阅读量:430

 追逐阳光铸师魂
——记郑州五中语文高级教师李艳慧   
                          文\韦怀波   
    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
                         ——克鲁普斯卡娅(前苏联教育家)                                                   

多年以后,面对讲台下的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李艳慧依然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十九岁时第一次登上讲台在学生们复杂目光注视中手足无措的那个遥远的上午。

1987年8月的一个傍晚,平顶山市舞钢区石漫滩水库旁边的一个杨庄乡栢庄村,经过一天紧张忙碌的人们三三两两地蹲在街角侃大山,伴着水库吹来的阵阵凉风,品味着繁忙劳作后短暂地舒爽。

“李艳慧、李艳慧,听到广播后请抓紧时间到大队部一趟,有紧急电话,有紧急电话……”突然,急切而粗犷的吼声一下子打破了薄暮的那份安谧与宁静。

在母亲的关心催促声中,李艳慧颇不情愿地放下手中的《红楼梦》,带着几分疑惑,急匆匆地向大队部赶去。“李艳慧,你好,我是舞钢二高的李校长,有一个紧急的事情通知你,补习班的王老师家里边出事了,短时间难以工作,学校现在人手不够。你克服一下困难,明天到上午一定要赶到学校,准备接他的班,代他的课。”李艳慧一下子愣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从大队部到家,短短几百米的路程,李艳慧却觉得是那么的长,脚步是那样的沉重,仿佛要走上几十年。脑海里全是学生黑压压一片的场景,自己手足无措地站在讲台上,教室里充满的嘲讽的笑声,泪水不争气的哗哗往下流,一夜无眠。

“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本就性格要强的李艳慧在走上讲台之前,就下定了决心。当她真正站在讲台上,分明看到原来的同桌正用略带吃惊的眼神注视着她,原本还自信满满的李艳慧霎时间愣在了那里,几分钟过去了,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这时,脑海中猛地飘过沈从文第一次在北大讲课时的场景,一下子有了主意,慢慢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几个大字“对不起,我紧张了。”教室里传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刚刚结束大学生活的年仅19岁女生李艳慧,用“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再加上一点点小机智,一下子在补习班站稳了脚跟,在众多老教师的惊讶声中完成了一个小小的蜕变。

对于补习班的一帮堪称“老学究”、甚至是历经“八年抗战”的学生来讲,仅仅用一点小聪明是难以使他们信服的。于是,每天早上五点,当大多数学生还沉浸在梦乡之中的时候,李艳慧已经开始在操场上大声背诵教材中的相关内容;每一节课间,一些老师在讲授过课程之后开始品味茶香的时候,旁边总会出现一个在身边“死缠烂打”“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丫头;当一些青年女教师谈论美容化妆、爱情轶事的时候,校园里却经常会出现一个身着运动装、风风火火的小老师,以致于李校长也不得不提醒她:“艳慧,工作重要,这个形象也不能忽视,小心将来找不到婆家吆!”谢过领导的好意,李艳慧依然故我,依然是那个不修边幅、与学生打成一片、时刻关心着学生的学习和生活的“疯丫头”。

“一分耕耘带来一分收获”,辛勤的努力带来了丰硕的果实,1988年7月当高考成绩揭晓后,初出茅庐、在大家一片疑惑声中走上补习班讲台的“丫头片子”,所带班级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好成绩,令全校师生刮目相看。

  时间如流水一样,静静地走过我们的生命,像多数人一样,李艳慧经历了结婚、生子,学生一届届毕业,荣誉一项项到来,美满和谐的家庭、令人敬佩的业务能力,她的生活就像石漫滩水库的湖面一样,虽偶有波澜,却也大体上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岁月的年轮轻轻滑动,不经意间来到了2001年,从平顶山舞钢一高来到百年名校——河南大学参加研究生进修的李艳慧,在第一次听课就被震撼了,她猛然发现原来语文课竟然还可以这样教,发现郑州等相对经济发达的城市的语文老师,在对于语文课堂的思考和课堂教学的评价,原来是这样的,与人家相比自己竟然差距如此之大,她从内心深处真切地渴望到更为广阔的天地锻炼自己,磨砺自己,施展自己的才华。那一刻,她似乎真正理解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句话,仿佛又回到了1987年那个略显酷热的夏夜,又是一夜难眠。

 将近几个月的时间,李艳慧都深深陷入到矛盾之中,两种不同的声音不停地在耳边出现,脑海里有两个“小人”始终在对峙。一个“小人”略带嘲讽地冲她喊“李艳慧,你真是个傻子,你现在过得不好吗?事业、爱情、家庭,你一样不缺,有多少人羡慕你的生活,你何苦还要去折腾自己呀!”另一个“小人”又语重心长地对她说:“艳慧呀!你当年那股子冲劲哪儿去了,你就仅仅满足这个层次止步不前吗?如果这样的话,你可就太令我失望了”。

尽管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当她把自己的想法公之于众时,遇到的压力依然是她没有想到的。女儿趴在她的怀里啜泣:“妈妈,是不是我哪里惹您生气了?你要扔下我和爸爸不管,我哪里做得不对,您说出来,我改还不行吗?”做了几十年教师的母亲也关切地劝她:“小慧呀!你现在过得也真是够好了,学校里的领导待你也不错,家里婆婆也像待女儿一样待你,你何苦要这样呢?咱们做女人的,重要的是相夫教子,何必非要抛家弃口到那么远的地方闯荡啊!”学校听到李艳慧想要离开的消息,几个领导对她展开了车轮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却依然难以改变她的主意,有人建议已经退休的老李校长出山劝说,李校长只是轻轻地感慨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还是当年那个‘猛妮’啊!随她去吧,到哪里不是给国家培养人才啊!”

 含泪告别了至亲的家人,挥手辞别了同甘共苦的同事,李艳慧带着女儿来到了省城郑州,还不到12岁的女儿独自一人到郑州市外国语中学开始了住校生活,她带着美好的憧憬开始了人生的第二次“创业”。

2003年时的郑州市第五中学是一所人们熟悉又陌生的完全中学,熟悉是因为这是一所有多年历史的体育中学,陌生则是很少有人知道这所学校竟然已经转型为一所以文化课为主培养学生的学校。

即便内心已经有了较为充分的心理准备,然而当李艳慧信心十足地走进教室时,她还是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上课铃已经响过,教室里却像农贸市场一样,空气中弥漫着运动后刺鼻的臭味,叽叽喳喳声响个不停。李艳慧顿时愣住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充满期待的省城中学的学生竟然会是这样一个样子,想到原来省示范高中舞钢一高自己带的实验班,一股难以抑制的失落感涌上心头。

李艳慧“气沉丹田”,大吼了几声,教室里终于暂时有了些许安宁,学生虽然是嘴上不再说了,脸上却满是不屑的神情,无论“李老师”怎么调动,学生自是“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始终是启而不发。李艳慧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这个字典里从来没有过“失败”两个字的女强人,霎时间感觉自己是那样的无助。这一刻,她是多想轻轻地依偎在丈夫的肩头,尽情地放声痛哭,将心里所有的憋屈与不快统统都宣泄出来;这一刻,她是多么希望女儿能在自己眼前,能想往常那样没大没小地对自己“怒吼”:“妹妹,把‘老姐’的拖鞋给我拿过来”;这一刻,她是多么想吃到到慈祥的老母亲做的手擀面:筋道的面条静静地徜徉在油花花的老汤里,诱人的葱花在轻轻地跳舞,呼唤着自己快去与它们来一次亲密接触。

终于“熬完”了一节课,李艳慧步履沉重地走出教室,面色凝重地回到办公室,同事们都用意料之中而又充满关切的目光看着她,几个人不停地安慰着她。然后,办公室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几个同样是带着梦想杀到省城的同龄人仿佛都陷入到了沉思之中。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李艳慧仿佛就像看到救星一样,一把从抽屉里把它抓了出来,原来是女儿的老师的打来的:“是李鑫的妈妈吧。孩子的手划伤了,缝了十几针,孩子一直在哭,要和你通话。”

话筒那边传来了女儿沙哑的啜泣声:“妈妈,我想你,你来接我吧。我以后再也不叫你‘小李子’了,我给你写保证行不行。”“妞妞,妈妈也想你,你听老师的话,妈妈相信你是一个坚强的孩子,一定会好起来的。妈妈还有一节课要上,现在实在是脱不开身啊,。妈妈去接你了,几十个哥哥姐姐就没有老师了,他们也离不开妈妈啊”,说着说着,李艳慧已经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李艳慧开始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尝试着去融入到学生们中间。孩子们慢慢发现,严厉的李老师慢慢开始变得亲切起来,原来讨厌他们一身臭味的气质美女竟然在他们与别的班打篮球比赛时候,因为对方队员的犯规,“气急败坏”地冲上去推搡比她高一头还多的男生;女生们也渐渐地发现原先声音比男老师还猛上三分的李老师慢慢变得温柔起来,有些女生竟然感觉到了知心大姐般的温暖。于是,同事们开始惊喜地发现,李老师班里的纪律变得越来越好,学生成绩从五六十分破天荒地涨到了九十多分;政教处老师发现原来远近闻名的“差班”,竟然连续三周纪律、卫生双红旗,被别的班主任逼着去核对分数,是不是把分数给弄混了;校长用欣慰的眼神注视着她,意味深长地说道:“小女子煞是可爱啊!我算是挖到宝了啊。”

秋雨连绵无绝期,一个漆黑的雨夜,刚刚躺倒床上准备休息的李艳慧,脑子里习惯性地梳理着一天来班里发生的事情。“咚咚咚”,一阵急切地敲门声响起,“老师,不好了,王亮肚子疼的受不了,在床上不停地打滚,您快去看看吧。”
李艳慧匆忙赶到男生宿舍,用瘦小的身躯艰难地扛起王亮,在泥泞的路途上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着,瓢泼般的雨水蒙住了眼睛,她重重地摔倒在泥水中,却紧紧地把学生抱在怀里。终于赶到了医院,她顾不上擦去脸颊上的泥水,一把推开急诊室的门,语无伦次地喊道:“大夫,快,快救救我的孩子”。

“急性阑尾炎,需要马上手术,需要家长签字”,李艳慧沉思了片刻,依然决然地在手术单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学生得救了,李艳慧长出了一口气,王亮用充满感激的眼光看着她,忐忑不安地问道:“老师,我能不能,能不能叫你一声‘妈妈’”。“傻孩子,当然可以了,其实我早就把你们当成自己的孩子”,王亮的泪水冲眶而出,大喊了一声“妈妈”,扑到了“妈妈”的怀里。功夫不负有心人,辛勤的耕耘必定会带来成功的硕果,2008年6月,那个无数中国人永远不会忘记的年月,在感同身受了5.12的带来的心灵创伤与党和国家对灾区同龄人的关爱后,李艳慧的“孩子们”踌躇满志地走上了高考的考场。十多天焦急等待,6月25日,高考考试成绩揭晓,一个个充满喜悦的声音不时在耳边响起。那一刻,李艳慧感到心中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她深深地感觉到了这几年走来,一路的艰辛与坎坷,也明白了这些的付出终究还是值得的。2008年9月,郑州市教育局在101中学举行高考质量分析会,郑州五中以前所未有的优异成绩在质量分析会上进行经验介绍,在同仁们信服的注视中,李艳慧从容的与大家分享着成功的喜悦,郑州五中真诚成为了“不是省示范的‘省示范学校’”。

一向身体强健、精神矍铄的父亲突然病倒,医院检查后确诊为肺癌,李艳慧将父亲接到治疗条件比较好的省武警医院进行治疗,尽管离工作单位路途很近,但因为工作繁忙,照顾父亲的重任还是落在了母亲一个人的身上。每次从父亲身边离开的时候,她分明看到父亲眼中渴盼她留下的眼神,母亲不止一次的“唠叨”:“小慧,你就不能请个假,多陪陪你爸。”“艳慧是吃国家粮食的人,拿国家的工资,就得给国家尽力,不回去上课,那么多孩子怎么办”,父亲语重心长的说道。

噙着泪水奔波在路上的李艳慧却不愿意让同事和学生知道父亲生病的消息,依然忘我地投入到工作之中,直到看到手机上的那条短信“爸爸病重,速到医院”。李艳慧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同事们才发现这个工作起来不要命的工作狂,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是一个人默默承担着工作的压力与对父亲的担忧。

走进已经有些熟悉的病房时,李艳慧看到大家都沉默不语,她瞬间明白了一切。推开母亲阻拦的双手,不顾一切地扑到父亲的病床前,失声痛哭,“爸,你怎么不等女儿一面,就这么走了。女儿不孝啊,女儿对不起你呀。”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自古忠孝难两全,带着对父亲深深地愧疚,带着父亲殷切地希望,李艳慧又重新走上了自己的战场,五中的校园里又响起了她响亮的声音。

2009、2010、2011,郑州五中高考语文成绩一年一个新台阶,高中语文语文教研组的老师们在李艳慧的带领下,深入研究课程标准、认真编写实施课程纲要、潜心探究高效道德课堂、用心撰写校本课程。“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满园春”,在李艳慧的引领和帮助下,先后有多名中青年教师在省市优质课比赛中获奖,郑州五中高中语文教研组多次被市教育局评为市级教研组,李艳慧老师被评为优秀教研组长。

2012年,郑州五中在高考中再创辉煌,郑州市高考质量分析会有史以来第一次在郑州五中举行,五中的青年教师代表郑州五中在会议上做观摩课,李艳慧老师被评为省级优秀教师,郑州五中又一次成为了社会和媒体关注的焦点。

买了新房子后,家离单位距离有点远了,谁也没有想到,为了每天能早一点到校辅导学生,谁也不曾想到,这个连自行车都不会骑的淑女,竟然摸索着开始骑着电动车穿行在郑州的大街小巷。

蓝色的雅迪电动车,蓝色的羽绒服,蓝色的头盔,轻盈地从你身边飘过,用爽朗的笑声和你打着招呼。你一定猜到了,就是她,就是那个已经年过四十,却依然雷厉风行地“猛妮”李艳慧。

中国梦,梦之蓝,李艳慧的梦也是蓝的,就想最美女教师张丽莉一样,李艳慧也在教育的路上奔驰着,不懈努力着,只为托起祖国明天那轮火红的太阳。

 

联系我们 | 站点导航 | 编程体验馆
地址:郑州市南关街三号 邮编:450000 招生电话:0371-66922976 校际联系:66323968
©2003-2018 郑州市第五中学 豫ICP备08107112号 教育专项备案:2010010030043
  • 扫码关注郑州五中微信公众号